else,减脂餐,不畏浮云遮望眼

admin 6个月前 ( 03-12 18:10 ) 0条评论
摘要: ”纪嘉颜戴着耳机一路已经快到了学校,妈妈恼火的声音依旧能穿透层层歌声的阻挠,冲进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响个不停。...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榆木白

1

“纪嘉颜,你看看人家李为淮,再看看你!从小都是吃一样的饭长大的,怎么你的分数就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够呢?!”

纪嘉颜戴着耳机一路已经快到了学校,妈妈恼火的声音依旧能穿透层层歌声的阻挠,冲进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响个不停。

这不仅是因为妈妈太啰嗦,更因为她刚从家门出来的时候,刚好就碰到了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的李为淮。

六点钟已经是夕阳西下,烈焰般的火烧云将天空映衬出豪装的苍茫感,李为淮又没穿校服,有些宽容的短袖被风灌进去,猎猎作响,飞快地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擦肩之时,纪嘉颜看见他微微瞄过来的一眼,他又戴了隐形眼镜,眼瞳是一种水盈盈的黑。少年的面孔带着些天然的疏离,只是在看到她的时候,薄唇微微泛起一丝戏谑的弧度,像挂在天空的一个小小月牙。

纪嘉颜看着他消失在视线的尽头,翻了个白眼,呸!不就学习好吗?嘚瑟什么呀?

她走的慢,或许是压根不想快走。晚自习迟到被罚站,她站在走廊看着窗外灯影下叽叽喳喳的鸟儿,觉得自己最近真倒霉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吉他谱。

大前天放学的时候就被洒水车劈头盖脸喷了一身水,前天上体育课摔破侧入了膝盖,昨天买早餐的时候忘记叫店员找钱,今天更甚,自行车竟然莫名其妙地爆了胎。门口修车的大爷又没来,她只能硬着头皮把残废的自行车拖回小区找人修。

晚自习下课九点半,华灯早上。纪嘉颜戴着耳机,在百转千回的曲调和回家else,减脂餐,不畏浮云遮望眼路途的漫长中,终于忍不义绝墨魂笔住酝酿出一点长吁短叹的孤独感来。

正值放学高峰期,一排又一排的自行车三五成群地从身边路过,直到一辆突兀地在她身前刹车,带起的等夹着灰尘,一不小心迷了她的眼睛。

纪嘉颜还没来得及恼火,那个人又往后倒了倒,她一抬头,就看见玉医玄九天李为淮踩着地面,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她。

“你骑着自行车捡破烂儿去了?把车弄成这个样子?”

别看车子模样一般,可准是价格不菲。她爸爸不顾她妈妈的反对,执意要给她买个好车,纪嘉颜不懂什么好不好的,反正能骑即可,可是李为淮一见,眼睛都直了。

从那以后,只要她的车有个磕了碰了,李为淮就跟心疼媳妇似的数落她。

起初她只觉得这个人嘴碎,可是今天,她想起妈妈在耳边紧箍咒似的天天拿她和李为淮比,烦不胜烦,当即脸色一沉,绕过他就走。

李为淮愣了一下,琢磨着自己好像没有哪句话说的不对吧,回磁力屋身跟上去。

纪嘉颜恼火地一回头,没想到恰好对上李为淮凑过来的脸,一双眼睛目光灼灼,纪嘉颜退了半步,警惕地盯回去。

“干吗呀跟见了狼似的!”李为淮不满,“上来,我载你回去。”

纪嘉颜头一扭:“不用了,我自己走着挺好!”

“现在都九点四十了啊!”李为淮指指自己腕上的手表,“以你的腿长和步距,起码还得走四十分钟!到时候小区都关大门了,你打算扛着车跳墙进来?”

什么叫我的腿长和步距?纪嘉颜气得脸都红了,刚抬头,来没来得及张口,李为淮已经一把扯过了纪嘉颜挂在车把上的书包:“快点走!”

……呸!自行车没坏你了不起啊!

春末的夜晚天气还带着丝丝的凉意。李为淮一手一辆车,纪嘉颜坐在后座,瞪着他新买的白T恤,很想拿出画笔在他衣服上画几个猪头。

到了小区,纪嘉颜跳下周立波秀壹周秀来,拉扯过自己的书包,随口说了句谢谢,头也不回地进了门。

李为淮看着“哐当”一声关上的门,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些许怀疑,为什么别人家的青梅竹马都温情有加,自己的这个……这青梅泡酒了吧?不光不等他,连自己的车都不要了?

“你拿它干什么?”

李为淮冲进卧室,从床底下搬出一个极旧的木箱子,挑了两样工具转身就要下楼,他妈妈从卧室里出来,低头看见他手里的东西,脸立刻黑了。

“修车!”李为淮头也不回,砰地重重关上了门。

声控灯在他的脚步声中一盏一盏地亮起来,又一盏一盏地熄灭。

第二天,纪嘉颜一下楼,就发现自己的车子健健康康地锁在门口。

她举着长条面包站在门口,愣住了。因为车锁着,可钥匙没在她这儿。

身后的门被推开,纪嘉颜回头,看到了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李为淮,今天有一点点降温,他在短袖外套了一个黑色的连帽衫,显得身材又显瘦又挺拔。

“你帮我修的?”她指指自行车,“我车钥匙是不是在你那儿?”

李为淮低个头看了她好几眼,原来怎么没发现,她竟然长得这么矮?

“练练手罢了!”他把她的车钥匙拿出来,纪嘉颜刚想伸手拿,他却又把胳膊收回去,下巴指了指她手里的长条面包,“我还没吃早饭呢。”

纪嘉颜看了眼被自己咬了一口的面包,有些嫌弃地撕下来一小半递过去。

“真小气!”李为淮一把塞进嘴里,跨上车,腿一用力已经骑出去很远,“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纪嘉颜把剩下的面包三口两口填进嘴里,剩下的一包牛奶本想揣进包里,可抬头看见那个在前方晃啊晃的黑色背影的时候,又鬼使神差地放在了车筐里。

2

纪嘉颜刚摘掉耳机坐在座位上,就见同桌苏乐乐凑过来,神色复杂地盯着她。

她疑惑地摸了摸脸:“我开花了?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苏乐乐眼珠转了转,压低声音:“你和李为淮很熟?”

熟吗?好像还行。

她还没等回话,苏乐乐已经抢先开口:“我看见你给他送牛奶了,就刚刚!”

“牛奶过期了,丢掉怪可惜,就给他了。”纪嘉颜闭上眼睛胡诌,“我们一个小区,他住我楼下。”

苏乐乐一听,眼睛亮起来,卷了个纸筒当话筒,“纪同学,请问和一个大帅哥学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做梦都能笑醒?”

“笑没笑醒我姿月朝户不知道,”纪嘉颜板着脸面无生气地拿出作业本,“但如果你每天都会从自己的爸妈嘴里听到一百遍惊恐世界的低语他的名字,我觉得你可能更想把他掐死。”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总分750,她连附加题都算在一起,加起来连300都没有凑够。

一整顿饭,她妈妈看着名次表,满色阴沉得随时能炸出几个惊雷。

等纪嘉颜喝完最后一口汤,心满意足地抹抹嘴准备走的时候,妈妈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怎么,不打算给我解释解释你这二十五分的数学是怎么考的?!”

纪嘉颜垂下头去,不吱声。

“高二的数学,就是闭着眼睛蒙几道选择题你也不至于这么丢人!”妈妈的脸都气白了,“我就纳闷了,从小到大你和李为淮的起点一模一样,为什么人家每一次都是第一,偏偏你就烂泥扶不上墙,这么不争气?”

“对啊!我不争气!”纪嘉颜猛地抬起头来,“我就是再不争气也是你生的!都说智商会遗传,人家李为淮那么聪明你为什么不反思一下自己?您老人家吹的空调还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卖稿子赚来的!李为淮再优秀,孝敬的还是他自己的妈!”

“你再给我说一遍?”纪妈妈站起来一把掀了桌子,“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纪嘉颜张张嘴,最后还是把声音咽了回去,站起来扯过书包,随手掸了掸落在衣角的菜叶,摔门而去。

单元门正对着一个球场,纪嘉颜开门的时候,正巧碰见抱着篮球满身大汗的李为淮。

“你这衣服怎么了?讨饭去了?”李为淮挡住她,居高临下地瞅了一眼她被溅得满身油星的校服。

“讨饭喂你!”纪嘉颜头也没抬,绕过他要走。

李为淮啧了一声,身子一侧挡住她的去路:“嘛呀,这么凶?”

早晨还给他送牛奶,转眼就翻脸不认人?

“你管得着吗?”纪嘉颜的脾气涌了上来,狠狠将李为淮撞开,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为淮被撞了一个踉跄,看着纪嘉颜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走了。怪不得古人说唯女子难养也,诚不我欺啊这是!

中午走得匆忙,钱包没带,她索性连晚饭也没有吃。等下了自习到家,本该已经睡下的妈妈竟然还在客厅坐着,茶几上放着一碗切好了的水果。

纪嘉颜什么也没说,恶女装端起碗就往卧室走,走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从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

那是她两个月的稿费,她回来的路上琢磨了一下,买个实木桌子够呛,但换几个碗还是绰绰有余。

自己的妈妈自己清楚,从小军区大院长大,部队里待了大半辈子,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小时候12teen她还和妈妈耍耍性子记记仇,长大后知道没有用,也就不为难自己。反正只要妈妈不提李为淮,她们就还可以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3

篮球场上的声音渐渐散了,初夏的夜风也带了几丝温热,他抱着沾满尘土的篮球哼着歌晃悠过来,在家门口的楼道上跺跺脚,没反应,李为淮知道那个不靠谱的声控灯又坏了。

他摸着黑掏钥匙,只是钥匙还没碰到门锁,脚踝上就被缠上一个微凉的手掌,李为淮的脑袋一蒙,大叫一声跳了出去,后背一层冷汗冒了出来。慌里慌张地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强烈的灯光下,他对上一双黑白分明中的眼眸。

“纪嘉颜?”李为淮愣了,“你丫的大半夜不回家,蹲在这演鬼呢你?”

“喊什么喊!”纪嘉颜底气不足地叫了一句,顿了顿,声音又软下去,“李为淮我问你个事儿。”

“问什么?”

“你是不是学习特好?”纪嘉颜的声音有点古怪。

“我什么不好啊?!”李为淮乐了。

“那你帮我个忙儿呗!”

“不帮!”李为淮又想起白天时她六亲不认的一撞,“你不是不待见我吗?还找我帮什么帮!”

“我没不待见你!”纪嘉颜摇摇头,我只是挺不待见你的。

“没有不待见我?”李为淮也学着她的样子蹲下去,将脸凑到她面前,“行,那你先跟我说说,你白天那出儿是什么意思?”

纪嘉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谁让你学习好的!”

李为淮被气乐了:“我学习好还碍着你了?”

纪嘉颜双眉一凛:“废话那么多!你教不教?”

“教!”李为淮应得干脆利落,可转眼又笑成了狐狸,“但是不能白教。”

从那以后,由于每天早晨都会多出一份早饭,纪嘉颜的整个高中再也没有攒下过零花钱。

李为淮是个优秀的老师,可纪嘉颜实在不是一个靠得住的学生。人都说上帝给人开一扇窗的时候就会关上一扇门,可李为淮觉得,纪嘉颜可能是个桶,窗户开到了天花板,顺便堵死了所有的门。

她睡眼蒙眬时随手写的文章就能得奖,可对于数学和英语,铆足了劲儿也死活达不到及格。李为淮夜不能寐地改了无数个教学方法,才好不容易让她有了点起色,以十张卷子换一分的速度,乌龟似的缓慢地往前爬。

期末的时候纪嘉颜总分终于上了400,她妈妈拿到成绩单的当天就给李为淮包了一个大红包,说提前祝他新年快乐。

李为淮拿着红包和她炫耀了一星期,拍着纪嘉颜的头顶笑吟吟地说:“再努力一点,说不定能跟我考一块去,就算进不了一个学校,考一个城市也不错,毕竟我不能白教你一年半。”

纪嘉颜呸了一声没理他,可晚上的时候却失眠了。

4

高中的时光好像多长了一条腿的蛤蟆,本以为又漫长又讨厌,可是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快走到了尽头。

高三了。

对于李为淮这样的人来说,光刷试卷已经没有什么作用,要想更进一步,只能一个又一个地参加各种竞赛。

最开始纪嘉颜羡慕他东南西北四处飞羡慕的不得了,可后来慢慢就有点失落,高三的题越来越难,可是李为淮却越来越忙,就连一直把他挂在嘴边的妈妈都开始碎碎念让她自己努力不要总打扰他。可就算她想打扰他,现在也找不到人呐!

不过李为淮一年多的心血倒是没白费,现在的她好歹能进得了前十,再加上自己的第一本书上半年就在学校开了签售会,她现在也算得上半个“别人家的孩子”。有时候做着题就不知不觉地回想起当年,她才觉得其实学习好确实挺值得嘚瑟的。

晚自习放学的时候,隔壁班一个说过几次话的女孩子突然找过来,扭捏半晌,才把一个印着花的信封给了她。

纪嘉颜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她对自己有意思,结果接过信封一看,工工整整地写着四个簪花小楷:李为淮 收。

得,自从上个月李为淮来给她送过一次落在他家的试卷之后,请她给李为淮送情书的人都能凑上两桌麻将了。

纪嘉颜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数着那几封情书,直到晨光熹微的时候,她才从床上爬起来,翻出几张从苏乐乐那搜刮来的几张信纸,从网上找了个模板,像模像样地抄了一遍。

周末李为淮回来,她算准了时间,蹲在小区的单元门前等着他。

李为淮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衫,隔着远远地看到了她,弯起唇角:“呦,等谁呢?”

纪嘉颜头也不抬:“我家有一条狗走丢了,你看见我家狗了吗?穿着一个黑衣服的那个。”

李为淮看起来心情不错,从包里拿出一个蛋糕盒子:“你家狗我倒是没见到,不过听说这个,”他眼睁睁地看着纪嘉颜往嘴里填了一块,笑容愈加明媚,“听说这个,一般的狗都挺爱吃。”

纪嘉颜劈手夺过蛋糕,一脚踹了出去。

“我告诉你,今儿我可是有正事儿,要不要听随你。”

“听!”李为淮答应的利索,立正站好,装模作样地看着她。

纪嘉颜从背后抽出几个信封,“诺,选一个!”

李为淮没理他,一把都抓过来,翻了翻:“啧,字都不错,怎么这个就这么丑呢?”

纪嘉颜大怒,伸手要抢,李为淮一闪身躲过去,又将那一叠信封塞回她的手里,“得了,就这个丑的吧,回家回家!”

纪嘉颜低头看看手里花花绿绿的一堆信封,又瞅着他晃晃悠悠上楼的背影,眼睛里忍不住划出几丝得意的笑意。

5

纪嘉颜的房子朝南,阳光炽烈得有些晃眼。

她好不容易趁着爸妈不在家偷了会懒,只是晒着太阳昏昏欲睡的时候,咚的一声把她吓了一激灵。

连忙拉开窗帘,就见楼下的的窗户飞出一只篮球,正戳在锋利的围栏上,迅速瘪成一层难看的皮面,隐约的嘈杂声传过来。她隐约听得见有几声是李为淮妈妈的怒骂,还有杯子碗筷被摔碎的声音。

纪嘉颜残存的最后一丝睡意也消失了,听着楼下愈演愈烈的声音,心也跟着不安地跳动起来。

又一只箱子被丢出来,有些古旧,沾满了黑色的油污,摔在地上的时候盖子散了,露出一堆绿野尸踪用旧棉布裹着的自行车修理工具,最上层,散落着一个装在透明文件袋里的信封。

纪嘉颜想也不想地冲出去,只是到楼下她才发现,不只她,住在这栋楼的大多数人都聚了过来,李为淮家的门紧紧关着,走廊里残留着血迹。

她只觉得心里咯噔一震,扑上去狠狠敲门,可任凭她再怎么叫李为淮的名字,也始终没有一句回音。

直到救护车急促的铃声由远及近,停在门口,李妈妈沉默着开门,医生用担架抬出一个人。

在家里从来无法无天的纪嘉颜第一次感到由衷的慌乱。她跟着医生的脚步跑出去,救护车的门关上,又拉着急促的笛声开远,她跟着救护车跑了几步,渐渐地就跟不上了。

茫然地站在小区门口,围观的人群仿佛都消失了,世界只剩下的只有她一个,陪伴着巨大的空茫。

她甚至不知自己是怎么回过神,将那个被摔碎的旧箱子收拾好,她爸妈拎着购物袋匆匆忙忙地赶回来。

她看着爸妈围在身侧近在咫尺的脸,终于觉得一股强烈的酸涩感蓦地冲上来,如针一样扎中了她的泪腺,泪水止不住地落下来。

6

她们赶过去的时候,李为淮已经躺在了病床里。

他闭着双眼,不知是睡还是醒着;她的妈妈坐在一旁,红着眼底发呆。

纪嘉颜犹古谱虫王蟋蟀排名豫了一下,敲敲门,他妈妈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有人探望,开了门,见是她,眼底浮起一丝复杂,示意她进去。纪嘉颜往病房走了几步,他妈妈顿了顿,关上门,她知道他妈妈有话对她的爸妈说。

“李为淮?”她试探着叫了一声,有点紧张,更多的是怕得不到回应的惶恐。

李为淮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纪嘉颜的眼泪唰地就落了下来:“李为淮!你再不醒我就走了!再密码子医考也不理你了!你听见公孙舞翻没有?李为淮?!”肉宠

“听见了!”

一声慢悠悠的回应在耳边响起来,纪嘉颜一愣,盯着那双黑曜石似的眼睛看了好久,脑筋才转过弯来。

“你没事儿吧?”

纪嘉颜刚出一出声儿,立刻被他伸手捂住嘴巴:“嘘!别出声!”

“为什么?”纪嘉颜一头雾水,但还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

李为淮捂着脑袋躺回去:“吵得人脑壳儿疼!那什么,帮我洗个葡萄。”阴亲

纪嘉颜立刻翻起白眼呸了一声,只不过瞅着他被纱布包着的脑袋,踌躇一会儿,还是决定先不和病号计较,提着葡萄开门出去。

水房在走廊的尽头,急诊楼人不多,拐弯的角落里,传出她妈妈刻意压制的愤怒声音,见她过来,不由自主地收xp3viewer了声。李为淮的母亲垂着头站在她妈妈的身侧,眼圈很红,脸色却是青白。

从那天起,纪嘉颜在妈妈和班主任的特别批准下,晚自习开始从学校搬到了医院,和李为淮一起上。

李为淮虽然被打破了头,可是智商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只是不愿意做题,反倒是纪嘉颜的卷子,只要一有错题,被他一看一个准。起先纪嘉颜还嫌弃一两句,到后来,她干脆把这当成了辅导班,虽然老师有些缺德。

大半个月,他出院了,只是脑袋上多了一顶帽子,遮住了额头上那条没拆线的伤口。他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已经没了头发,依旧在学校里又张扬又潇洒。

只是他变成了住宿生,再也没有回家。

纪嘉颜偷听了爸妈的谈话,再加上邻居们的风言风语,大概也能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李为淮的妈妈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了儿子带回家的情书,只是还没有拆开,就被他抢走藏了起来。他妈妈不肯罢休,便趁着他外出打球的时候进了他房间,发现了一个早该被自己丢进垃圾堆里的旧箱子。

那是他爸爸的遗物。

不仅在学校,就连她几乎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也不知道,原来在学校里风光无限的李为淮,他的爸爸只是一个修理自行车的。

但他爸爸,并不仅仅是个修理自行车的。

从妈妈的只字片语中,她知道,在很多年前,他爸爸和她妈妈曾经都是同一个部队里非常优秀的军官,只是在一次特别的任务中,他的爸爸被打瘸了一条腿,而自己的妈妈也受了重伤。她小时候曾无意中见过妈妈身上的伤疤。

那场任务后,李为淮和她都搬了家,几年辗转后妈妈才搬到这个小区,和他们做了邻居。只是他的爸爸退伍后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抚恤,只能靠着修理自行车为生,不过几年就郁郁而终。

李为淮的妈妈是个心气极高的女人,看不起他爸爸修理自行车的微薄收入,一个人开起了规模颇大的美容店,与李爸爸的感情也逐渐淡泊。李爸爸死后,她不动声色地处理掉了他所有的东西,只当自己的生命中从来没有这个人。

只是李为淮却偷偷藏起了那个装满了修理工具的旧箱子,且从那以后,几乎再也不肯和她沟通。

而这次,她无意中发现儿子竟然还留着这个箱子,执意丢掉,与李为淮争吵起来,一时控制不住脾气,将一个花瓶砸在了他的头上。

7

六月中旬,高考的成绩出来了,纪嘉颜勉强刚到六百。

比李为淮少了九十多分。

她攥着手机在窗口仰望了半个小时的天空,思忖着自己的智商到底比李为淮差哪儿了。

她有点惆怅,可是自己的爸妈却高兴得不得了,妈妈勉强掩住眼底的笑意,凑过来:“颜颜,想考哪个学校?”

纪嘉颜摇头,六百分虽然挺多,可是和李为淮比起来,自己能上哪个学校?

纪妈妈翻了翻那本志愿册:“那,你想去哪个城市?最好别太远。”

不知为何,纪嘉颜的脑海里立刻晃出北京两个字。

她一把抢过妈妈手里的志愿册,翻到北京,697分,清华……她突然抬头,视线牢牢地锁在妈妈脸上:“李为淮他……有加分吗?”

妈妈的表情凝滞了一瞬,点了点头。连一个烈士证书,都迟到了很多年。

纪嘉颜眸光暗了暗,“算了算了,我再考虑考虑再说。”

晚上月色不怎么好,路灯却亮得有点恼人。纪嘉颜抱着被子翻来覆去,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挂在阳台的铃铛响起来,纪嘉颜愣了愣才想起什么,一打挺儿从床上滚起来,将铃铛上挂的绳子拉起来,果不其然,在细绳的末端绑了一个小小的纸条。

“下来下来!”

她从阳台探出头去,四处找了找,才看见站在阳台上的一团黑影。

“干吗?”她小声问。

“下楼,我有东西要给你!”

纪嘉颜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小区,拒绝得干脆:“我不去!”

“有好东西给你!”李为淮苦口婆心,“我告诉你哈,明儿我可就走了,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

纪嘉颜的眼睛蓦然一抬,还没等发话,他已经不见了。

8

即使是夏天,深夜也微微泛凉。纪嘉颜鬼鬼祟祟地从单元门探出脑袋,一抬头就看见穿着黑色连帽衫的李为淮背对着她看月亮。

“你要给我什么?”她打量了一下他,“怎么感觉你一年四季都穿这件衣服?”

“我爸给我买的第一件衣服育阴房就是这样的。”李为淮风轻云淡地回了一句,“你要报哪儿?”

“东三省!”纪嘉颜脱口而出。

李为淮一愣:“为什么?”

“东北有山有水有傻狍子,暖气遍布冬暖夏凉的,多好啊!我们这种文人,就要找一个平静又舒服的地方才能发挥才华!”

“你上次还说要一辈子留在三亚写稿呢!”李为淮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你是不是还没想好?”

纪嘉颜不吭声了。

“你是不是觉得,和我上不了一个学校挺失落的?”李为淮欺进,她刚想躲,他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

纪嘉颜立刻感觉脸上烧起了一团火。

李为淮也怔了一下,抿了抿嘴唇:“留在北京吧。”他说,“我应该可以上得了清华,我看了,你的分数无论是首师大还是北语都是很好的选择。”

纪嘉颜目色奇怪地看着他。

“怎么样?”他有些急躁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纪嘉颜恼火地推开他的手:“我干吗一定要留在北京?”

“因为我在北京啊!”他瞪着她,回答地理直气壮。

纪嘉颜看着他的眼睛,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好。”她翻个白眼,答应得有些敷衍,“你说给我东西,东西呢?”

李为淮叹了口气,顿了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熟悉的信封:“喏。”

“什么意思?”纪嘉颜皱起眉。

李为淮什么也不说,只是用力揉乱了她的头发,转身噔噔噔地上楼了。

纪嘉颜看着那个被退回来的信封,觉得自己已经被气出了心梗。

回到卧室后,她愤愤地坐了一会儿,把本想把那封信丢进垃圾桶,可是翻来覆去瞅了半天,才发现了一丝不对劲儿。

信封是拆开后,又重新粘回去的。

她立刻拆开,信封是一样的,信纸也是一模一样,只是上面的字迹,却变成了一种有些张扬的风骨。

9

第二天一早,纪嘉颜妈妈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家女儿自己破天荒地买回了早点。

吃早饭的时雷弗莱特星人候,纪爸爸旁敲侧击:“颜颜,今天要开始报志愿了。”

纪嘉颜点点头:“就报北语吧!”

纪爸爸有些诧异:“为什么?”

“因为……”纪嘉颜眼底的笑意晕染开来,“北语离清华近呀!”(作品名:《我是南风,随你过境》,作者:榆木白。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liujie18.cn/articles/93.html发布于 6个月前 ( 03-12 18:10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竞技宝app安卓下载_竞技宝app官方下载_竞技宝app下载安装